2022年我国农药市场需求预测及展望

农药行业发展基本趋势

1.1 政策与需求导向

明确的政策和需求导向带动了监管的加强,推动我国农药行业进入大变革调整时期。 特别是基于新发展格局的相关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带来了农药市场的不断调整和变化。 这些政策及其带来的变化主要包括:

农药市场需求旺盛,保障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生产供应,大豆、油籽扩大种植,疫情增加了国际市场对我国农药的需求。 加之企业及其产能减少,我国农药尤其是原药趋于紧平衡。 地位。

受“双碳”政策影响,碳达峰、碳中和带来的节能减排、去产能导致煤炭、电力等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煤炭、电力等能源原材料价格普遍上涨。农药原料价格方面。

环保安全政策的加强、高毒农药的加速淘汰、绿色农药的旺盛需求以及农药废弃物回收处置政策的实施,加快了农药企业兼并重组和转型升级的步伐。农药行业。

农药流通领域监管日趋严格,各省相继实施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乃至零售的省级电子监管。 这将促进农药终端健康有序发展,倒逼整个农药产业链走向新的发展格局。

1.2 生物农药应用快速增长

image.png/

藜芦碱、苦参碱、多杀菌素、苏云金芽孢杆菌、白僵菌、短短杆菌、白僵菌、金龟子绿僵菌等生物农药高效、安全、与生态环境相容。 要求兼容性高。 不仅广泛应用于蔬菜、园艺等绿色生产领域,而且用于防治难治害虫,使用量大幅增加。

1.3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使用量大幅增加

image.png/

高毒农药仅占农药使用量的不到1%。

1.4农药市场持续波动

农药原药产品供不应求。 受能源、原材料上涨影响,农药原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部分农药产品供应紧张。

农药企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企业倒闭、兼并趋势明显,农药企业数量大幅下降; 大宗产品生产企业整合加速; 东西部企业加速西迁,西北成为农药企业新的集中地。

制剂公司库存不足。 随着原料价格暴涨到买不到或无价的地步,一些制剂企业的库存不断减少,甚至停产。 不少农化产品的出厂价已经是上年的零售价; 市场走势传输至市场终端。 一些制剂企业在电商公司还没来得及提价之前就开始在网上进货。

高效植保机械仍有需求。 专业防治服务稳步发展,大中型高效植保机械使用量增加。 今年,植保无人机使用量超过12万架,作业面积超过10亿亩,同时还有大量企业提供的直接作业服务。

1.5 流通市场洗牌加速

上游企业的倒闭、兼并,以及产品价格的普遍上涨,将转型升级的趋势传递给了分销渠道,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大型经销商转型为制造商,通过收购上游生产企业进一步控制资源,如中农利华、汇龙股份等。

与上游企业形成战略合作,强化基地服务功能。

线上线下相互促进,拓展业务。

无人机公司直接承包服务,如大疆、极飞、安阳全峰等。

直接退出,转行。

2022年农药需求预测

2.1 总体概述

预计2022年农药使用需求将与2021年基本持平,农药价格普遍上涨,高效植保机械需求稳步增长。

判断依据(1):对使用农药防治病虫害存在刚性需求。 一方面,这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的总体要求。 另一方面,重大病虫害复发趋势明显,预防性和应急防治要求较高。 ,因此农药使用量基本稳定,不太可能大幅增加或减少。

农药价格保持上涨趋势。 受安全环保、能源消费双重调控、基础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等政策影响,产能尚未充分释放,库存水平下降,国际疫情持续影响正常生产命令。 2021年以来,我国农药价格面临下降趋势。 过去10年来最疯狂的增长即将到来。

上述因素将在2022年持续并影响码头。 经销商将不再能够单独承受价格上涨。 2022年农药生产成本将上升。

预计2022年农药使用需求将与2021年基本持平,农药价格普遍上涨,高效植保机械需求稳步增长。

判断依据(2):高效植保机械。 在种植面积基本不变、农药使用刚性需求、农药用量减少的背景下,植保无人机等施药机械是提高农药利用率和药效、实现农药减量的重要途径。

配套科技产品。 随着植保无人机的快速发展,与之相匹配的化学品及助剂种类将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2.2 杀虫剂(杀螨剂)

杀虫剂(杀螨剂)使用量连续10年逐年下降,2022年仍将呈下降趋势。“十四五”期间,随着我国全面禁用最后10种剧毒农药、高毒农药替代品数量将会增加; 随着转基因作物逐渐放开,农药的使用量将进一步下降,但总体来说,农药用量减少的空间不会太大。

有机磷:由于有机磷农药毒性较高,防效降低,市场需求减少。 特别是随着高毒农药的全面禁用,有机磷农药的使用量将进一步下降。

氨基甲酸酯类农药:氨基甲酸酯类农药具有选择性强、高效、广谱、对人畜低毒、易分解、残留毒性低等特点,在农业上得到广泛应用。 大量使用的品种有:茚虫威、异丙威、蚜虫威、呋喃丹等。

茚虫威对鳞翅目害虫具有优良的杀虫活性,可防治谷物、水果、蔬菜等农作物中的多种害虫。 它也是环保的,其需求不断上升。

拟除虫菊酯类:较上年有所减少。 高效氯氰菊酯、高效氯氟氰菊酯、甲氰菊酯、联苯菊酯将占据较大份额。 其中代表品种高效氯氟氰菊酯可用于防治果树、蔬菜、茶树、旱作作物等上的鳞翅目、鞘翅目、半翅目、双翅目害虫。 具有疗效好、价格适宜的特点。 其在部分省份的应用推广市场占有率有所提高。 预计将占据广西拟除虫菊酯类杀虫剂的第三位。 一个人。

新烟碱类杀虫剂:较上年增加。 吡虫啉、啶虫脒、噻虫嗪、烯啶虫胺占比较大,噻虫啉、噻虫胺、呋虫胺增幅明显。

双酰胺类杀虫剂:较上年增加。 氯虫苯甲酰胺和四氯虫苯甲酰胺占据较大市场份额,四氮苯甲酰胺和氰虫苯甲酰胺预计将增加。

其他农药:需求量较上年有所增加。 例如三氟尿苷、灭醋酸、吡蚜酮、吡哆恶唑、苏云金芽孢杆菌、氟氟啶酮、阿维菌素等会占据较大的份额。

杀螨剂:较上年有所减少。 其中,矿物油、石硫合剂、乙炔、哒螨灵、螺虫乙酯、联苯那酯、灭醋酸酯需求量较大。

2.3 杀菌剂

预计 2022 年杀菌剂的使用量将增加。

使用量较大的品种有:硫酸铜、蛋氨酸、多菌灵、甲基托布津、三环唑、百菌清、戊唑醇、奥吡唑、咪鲜胺、三唑酮、金刚霉素、氢氧化铜、苯醚甲环唑、唑菌胺酯、丙环唑、甲霜灵、嘧菌酯、福美双、烯酰吗啉、普鲁嗪、枯草芽孢杆菌、丙霉咪唑、己康唑、盐酸霜霉威等。

增幅超过10%的品种依次为:蛇床子素、枯草芽孢杆菌、草胺素、氨基低聚糖、丙硫脲、唑菌胺酯、嘧菌酯、宁南霉素、奥菌酯、嘧啶核苷类抗生素、三乙基膦酸铝、香菇多糖、达诺磺酸、苯醚菌唑、苯醚甲环唑、氰胺酯、己唑醇、三唑醇、异三唑道风净、乙草威、咪鲜胺等。

2.4 除草剂

受国内市场饱和、产能过剩、市场竞争加剧等影响,预计2022年除草剂销量将与2021年基本持平或小幅下降。除草剂使用需求将持续上升,杂草抗药性问题将日益突出。

总体变化趋势。 过去10年,除草剂的使用量呈上升趋势,尤其是抗性杂草增加了除草剂的使用量。 目前,随着各地除草剂使用量的增加,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为此,各地积极采取措施。 一是部分地区植保部门明确规定,该地区特定作物不能使用除草剂; 二是通过除草剂和生物添加剂的方法,提高除草剂对作物的传导性和铺展性,减少除草剂的使用量; 三是通过作物间相互依存的原则减少除草剂的使用。

未来几年,除草剂仍将是我国农药减量的重要工具之一。

用量在2000吨以上的品种包括(按降序排列):草甘膦(铵盐、钠盐、钾盐)、乙草胺、莠去津、草铵膦、丁草胺、灭草松、异丙甲草胺、2-甲基-4-氯和异丙甲草胺。

2,4-D丁酯:由于我国自2021年1月29日起全面停产2,4-D丁酯,需求大幅下降,剩余库存即将耗尽。

生物杀灭性除草剂:百草枯全面禁用后,新型接触性除草剂敌草快因其除草速度快、杀草谱广,尤其是对草甘膦和百草枯产生抗性的杂草而成为热门话题。 种类。

草铵膦:农民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使用量也在增加。

新型抗性除草剂:氟吡啶、喹啉等的使用量有所增加。

2.5 其他农药

由于今年晚播小麦面积较大,促进弱苗壮苗任务艰巨。 此外,植保无人机等作业面积有所增加。 以下化学品将保持大幅增长:植物生长调节剂、植物保健农药产品、农药助剂等。

2.6 植保机械

植保机械化进程不断加快,社会化服务规模不断扩大,高效植保机械加速应用。

航空、化工作业面积增加。 专业防治组织和专业植保合作社迅速发展,防治作业方式不断变化,从单一的病虫害防治承包服务转向全方位服务。 植保无人机大显身手,航化作业趋势日益增强,特别是在水稻、小麦病虫害防治方面表现突出。 中国的比例正在增长。

专用喷杆喷雾机加快推广应用。 喷杆喷雾机在玉米、小麦、马铃薯、大豆、水稻、向日葵等主要作物种植区得到普及; 果树、蔬菜专用施药机在现代化果园、温室中得到广泛应用。

2022年耐药冬虫夏草防治建议

利用国家重要农作物病虫害抗性动态监测平台,系统开展了60多个农药品种的7种一类病虫害、15种二类病虫害的抗性监测。 结果表明:水稻螟虫对氯虫苯甲酰胺、麦蚜对吡虫啉、稻田稗草对氰氟草酯的抗性较2020年显着增强,稻飞虱、草地贪夜蛾、棉蚜、蔬菜害虫的抗性和抗药性较2020年显着增强。小麦赤霉病、水稻恶苗病等问题应高度关注。 根据监测结果,提出抗药性病虫草害防治用药建议。

3.1 使用农药防治抗药性害虫

褐飞虱:各稻区停止使用吡虫啉、噻虫嗪、布洛芬等抗药性较高的杀虫品种,并严格限制吡蚜酮、烯啶虫胺、呋虫胺的施用次数(每季稻田最大使用次数为最佳)只使用一次),并交替使用三氟芬酸、氟啶虫胺等化学品。

二化螟:浙江、江西、湖南、安徽等抗药性较高的稻区停止使用氯虫苯甲酰胺,轮换使用乙基多杀菌素和酰肼类农药。

草地贪夜蛾:继续实施以甲维盐(简称“甲维盐”)和多杀菌素为主的分区施药策略。 鉴于氯虫苯甲酰胺、四氯虫酰胺和茚虫威产生田间抗性演化的风险较高,因此必须严格限制其使用次数,必须与其他作用机制不同的农药交替、轮换使用。

小麦蚜虫:限制使用含吡虫啉的小麦拌种剂,在高抗性地区茎叶喷施时轮换使用啶虫脒、高效氯氰菊酯、抗蚜威等不同作用机制的药剂,实行马赛克分区施药策略。

棉蚜:农药防治建议:停止使用氯氰菊酯、溴氰菊酯、克百威、吡虫啉等农药,轮换使用双环酰胺、磺胺等不同作用机制的农药。

小菜蛾:长三角和华南蔬菜小菜蛾防治中,停止使用阿维菌素、高效氯氰菊酯等产生高抗药性的杀虫剂品种,严格控制氯虫苯甲酰胺、茚虫威的使用次数生产领域。 (每个季节蔬菜的使用次数不得超过一次)。 轮换使用多杀菌素、溴虫酰胺等不同作用机制的化学品和甜菜夜蛾核型多角体病毒、短叶藻等生物制剂。

西花蓟马:北京、云南等耐药性高的地区停止使用多杀菌素,轮换使用噻虫嗪等不同作用机制的药剂。

烟粉虱:山东、湖北、湖南等耐药水平较高的地区停止使用吡丙醚、氰虫酰胺、螺虫乙酯,轮换使用氟吡酮、氟啶虫胺等不同作用机制的药剂。

3.2 预防和治疗耐药菌的药物

小麦赤霉病:江苏、安徽、河南等地严格限制多菌灵的使用。 轮换使用不同作用机制的化学品,如氰胺酯、苯吡唑芬、丙硫菌唑和戊唑醇。 严格限制多菌灵、三唑类杀菌剂的使用次数; 使用三唑类杀菌剂防治小麦赤霉病时,应保证有效成分的充分使用。

水稻恶苗病:黑龙江、浙江等抗性严重地区停止使用氰胺酯及其复配制剂; 在其他地区,必须将氰胺酯从戊唑醇、咪鲜胺等三唑类和琥珀酸中除去。 其他具有不同作用机制的杀菌剂,如氢化酶抑制剂或咯菌腈,可混合或轮换使用。

3.3 使用农药防治抗性杂草

稻田杂草:抗药性呈上升趋势,特别是长江中下游双季稻和直播稻区。 稗草群体对五氟磺草胺和二氯喹啉酸的抗药性较高。 鄱阳湖地区稗草种群对氰氟灵的抗性迅速发展。 江浙等地区千金藤种群对氰氟草酯的抗药性发展迅速,需要轮换使用其他不同作用机制的除草剂。

麦田杂草:木蒿对贝磺隆有抗性,芸苔、日本小麦草对炔丙基有抗性。 审美中对甲基二磺隆的抵抗频率正在上升。 抗药性高时,该地区停止使用上述农药,轮换使用其他不同作用机制的除草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