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供销合作网

化肥农药用量过多,不仅农民增加生产成本,也给生态环境带来负面影响。自双零增长行动方案实施以来,全国的化肥、农药使用总量均已呈现下降趋势,提前实现了到2020年化肥、农药使用量零增长的目标。

“尽管如此,目前我国化肥和农药使用强度仍然严重超标,化肥和农药使用长期处于过量状况。”全国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认为,如果按农作物总播种面积计算,2016年我国化肥使用强度为359.1千克/公顷,比2000年提高了35.4%,比国际警戒线%,是世界平均使用强度水平的近3倍;我国农药使用强度为10.4千克/公顷,比2000年提高了27.5%,比国际警戒线个省份化肥使用强度超过国际警戒线个省份农药使用强度超过国际警戒线。

他直言,化肥、农药等农业化学品长期过量使用,不仅导致土壤养分失衡、土壤肥力和有机质下降,使土壤和水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而且大量有毒有害物质的残留也带来了严重的安全隐患,使农产品和环境安全受到威胁。

对此,在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已明确指出:要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开展农业绿色发展行动,实现投入品减量化、生产清洁化、废弃物资源化、产业模式生态化。

为此,他建议在现行的化肥和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方案的基础上,尽快研究制定并实施全国化肥和农药使用减量行动计划,采取总量控制与强度控制相结合的办法,推动化肥、农药使用总量和强度实现持续快速下降,使之逐步稳定在安全合理的适宜区间。

一是分类梯次推进,实行“双减双控”。要针对不同地区、不同农作物,实行“双减双控”,分地区、分农产品、分阶段梯次推进化肥、农药的减量化,力争经过23个五年行动计划,在2030年之前,将化肥、农药使用强度控制在国际警戒线以下的安全合理区间之内。

魏后凯表示,所谓“双减”,是指化肥、农药的使用量都要实行减量;所谓“双控”,是指对化肥和农药的使用,既要实行总量控制,又要实行强度控制。为此,要尽快研究制定不同地区、不同农产品、不同时期化肥和农药使用强度的控制标准,并根据强度标准确定各地区的总量控制目标。如要在2030年之前实现化肥和农药使用强度达到国际警戒线之下,化肥和农药使用量年均下降幅度应分别达到3.3%和2.8%以上。

二是建立化肥、农药减量增效示范区。实施化肥和农药使用减量行动计划是一项长期的艰巨任务,要鼓励各地区根据自身特点和发展条件进行大胆探索,先行一步。

三是支持新型肥料、农药的研发和应用。要进一步加大资金和政策支持力度,以科研院所、高校和企业等为主体,深入推进产学研全面合作,加快生物肥料、水溶肥料、高效缓释肥料、生物农药、高效低毒农药、病虫绿色防控产品等新型肥料、农药的研发和推广应用,不断提高化肥和农药的使用效率。

同时,要加大对推广有机肥替代化肥的支持力度,对生产和销售新型肥料、农药的企业在税收方面给予相应优惠,对使用新型肥料、农药的农业经营主体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