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涨9倍!中药材价格罕见暴涨!

相关协会报告显示,亳州、安国、成都、玉林几大交易市场里,有超200个常规品种年涨幅高于50%,25个常用大宗药材年涨幅超200%,鸡骨草等个别品种一年甚至涨价4至9倍。6月27日,康美·中国中药材价格总指数为2143.92点,同比上涨23.34%,触及历史新高。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此轮上涨行情由多个因素合力作用而成,其中人为炒作问题凸显,同样也暴露出中药材行业供给侧的痼疾。

他告诉记者,去年10月底,自己载着三十吨左右的当归去交易市场,每公斤五六十元的价格,两天就卖光。小陶发现,和往年不同的是,现在只要有人卖货,立马就有买家围上来。买方也变得格外爽快,以往双方会为了五毛一元钱纠缠十天半个月,但这次议价的环节大大缩短,基本当场就能成交。

但小陶显然错过了一波罕见的行情。自家当归库存清完后,今年过完年,他惊诧地发现市场成交价已经抬升至70元,“很多建了仓的人开始抛货了,都觉得这个价格已经到头了,但也有胆大的在70块钱继续收货。”

70元远不是当归的价格顶点,小陶眼看着数字突破100元,继而一步步站到200元上方。康美中药网显示,截至6月26日,亳州市场草把当归最新价格160元/千克,较上月增长77.78%,较去年翻了三倍多。

事实上,5、6月份本该是中药材市场的淡季,由于天气转热且降雨增多,中药材运输、储存成本较高,采购量相应减少。

云南、安徽、山东等地多名中药材经销商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此轮涨价较为反常。有从业20余年,曾牵头成立云南楚雄当地中药材产销协会的一名经销商告诉红星资本局,“这次是价格高的品种先涨,带动大范围的品种涨价。”相较以往,这轮涨价涉及品种更多,历史上鲜有。小陶也慨叹,“之前的涨价不会这么猛、这么狠,这次几乎是普遍性、系统性的涨价。”

6月27日,康美·中国中药材价格总指数为2143.92点,较去年同期上涨23.34%,为历史新高。其中,近一年上涨品种达237个,占比46.02%,持平品种168个,占比32.62%。

前述云南楚雄经销商告诉记者,最近两个月他常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询问当地道地药材情况,问题从库存、种植面积,到预计产量,甚至单刀直入问他“有没有机会”“适不适合建仓”。亳州一经销商则发现,近期许多人回乡做起了药材生意。

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经理告诉记者,此次中药材涨价,离不开流通渠道的助推,在理性的交易(预期行情会高而提前备货)与非理易(资金加码跟风购买)的交织下持续走高。

小陶也见证过“炒作”的力量。锁阳是甘肃、新疆、内蒙古等地特产中药材,2021年9月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今年锁阳产新后,他注意到大批买家以40元至45元左右的价格,不到一个月就将产地的锁阳一扫而空,“一根都不剩了”,过了仅仅数天,价格就涨至70元左右。

记者从全国最大的两家中药材交易地安徽亳州、河北安国了解到,当前中药材惜售情绪严重,两地多家冷库经营者表示今年压的中药材太多,冷库已无余地或所剩不多。

冷库价格也水涨船高,报价每吨350元至600元不等,而往年价格在200元左右,很难超过300元。有冷库老板直言,“过去三年没赚到的钱,今年要全在中药上赚完。”

供给端上,2020年底,新版《中国药典》正式实施,对中药材安全性作出新的规范,进一步加强了对药材饮片重金属及有害元素、禁用农药残留、真菌毒素以及内源性有毒成分的控制。药材质量标准提高,推动种植成本上升。

“药贱伤农”同样是诱因之一。向红星资本局指出,“药农的生产成本在逐年增加,而部分大宗品种之前常年低价,药农收益性不好导致没有生产积极性,加上灾害的影响,中药材产能确有下降,而需求近年来整体有增加。”这轮中药材高行情,有着成本推高和供需的合力作用。

实际上,中药材价格大幅起落并非罕事,这也暴露出供给侧的痼疾。中药材属于农副产品,分析称,中药材来自广阔的农村,大多由农民栽种而出,目前还有合作社和基地,但未形成主要群体。

“药农土地持有少,人群数量大,他们对行情敏感,但生产调节的滞后性也最大,看到种什么药材赚钱了,下一年往往就会一波上。在这种情况下,没有需求量指导的产能也就蹭蹭往上冒,供需一失衡,中药材价格又一泻千里,药农发现自己只会保本乃至亏本,直接会选择少种、换种,甚至直接不种了,这就导致了中药材的产能变化无常。”

人为炒作引发了行业协会的集体声讨,6月9日至16日,江苏省医药行业协会、广东省医药协会、亳州市中药饮片产业促进会先后发布《关于中药材价格异常增长的情况报告》,认为有游资或经销商联手操盘,囤积药材,低进高出,致使中药材价格出现异常暴涨势态。

中药材价格飙涨好似击鼓传花,最终传导至终端。多个中药饮片企业人士告诉记者,原料涨价下,其采购成本随之增加,尽管会通过提价平抑成本压力,但难以全部消化,利润空间压缩明显。河南一中药饮片厂商负责人向记者坦言,公司采购成本较去年增长一倍,利润缩水30%,有些产品已经停产。

另有饮片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其主要向医院供货,难以调价,并且要保证产量,中药材价格上涨,公司可能要承担一段时间的亏损。

名贵药材的价格则比肩黄金。康美中药网显示,截至6月26日,亳州市场天然牛黄价格为100万元/千克,月涨幅25%,年涨幅81.82%。

高端牛黄类产品也开启调价,今年5月,片仔癀(600436.SH)发布提价公告称,鉴于片仔癀产品主要原料及人工成本上涨等原因,公司主导产品片仔癀锭剂国内市场零售价格将从590元/粒上调到760元/粒,涨幅28.8%,供应价格相应上调约 170元/粒;海外市场供应价格相应上调约35美元/粒。这是片仔癀时隔三年来再度宣布调价,也是历史上最大涨幅。

原料涨价或直接造成部分药品取消挂网。2月20日,甘肃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通知,有20余种中成药撤除挂网资格,原因系“企业生产成本上涨”。据媒体报道,辽宁、江苏、安徽、广西、山西、宁夏等地也均发布取消挂网通知,目前市面可买到的上海雷允上丹参片、云南白药气雾剂等退出相关省份医保。

另据5月25日贵州省医保局通知,部分药企提交了撤网申请,其中河北百善药业生产的元胡止痛片、黄连上清片,江西心正药业生产的六味地黄丸等均在名单之列。